山東中醫竹林 / 佛天海心 / 瓜蔞(全瓜蔞、瓜蔞仁、瓜蔞皮)

分享

   

瓜蔞(全瓜蔞、瓜蔞仁、瓜蔞皮)

2017-06-06  山東中醫...

爺孫倆的中醫故事第五冊(36)瓜蔞(全瓜蔞、瓜蔞仁、瓜蔞皮)

2017-06-06 曾培傑 陳創濤 濟世齋


【順豐國際集運客服】潤肺化痰,滑腸通便。用於咳燥痰粘,腸燥便祕。


臟腑濁垢的潤滑油

《藥品化義》曰,瓜蔞仁體潤能去燥,性滑能利竅,其油能潤肺滑腸,若邪火燥結大便,或頑痰膠阻胸肺,不得升降,而致氣逆胸悶,用此潤滑苦降之藥,則肺與大腸自潤通矣。

小指月説,爺爺,瓜蔞為什麼要分全瓜蔞跟瓜蔞仁,還有瓜蔞皮?

老爺爺説,肺主皮毛,瓜蔞皮善於寬胸理肺氣,清化熱痰,凡仁皆潤,而瓜蔞仁更善於潤腸通便,潤燥化痰。

小指月説,那全瓜蔞呢?

老爺爺説,全瓜蔞就兼有瓜蔞皮跟瓜蔞仁之功效,能理肺中痰氣,降長腸中燥積。所以肺中有痰,腸中便祕難下,就可以用全瓜蔞。

有個病人一口痰堵在胸中,老是咳吐不爽快,病人説,就像沒有油去炒菜,鍋裏都粘滿食物殘渣,鏟不乾淨。

老爺爺笑笑説,你説得很形象,沒有油,鍋就容易粘垢,當肺中不夠潤滑,這些痰就粘在那裏,咳吐不爽,上下不得,所以憋悶難受,睡卧不安。

這病人點點頭,因為他就是這種感受。

老爺爺説,痰的來源在於脾胃,所以不能吃雞蛋、糯米、牛奶、肥肉這些黏黏膩膩的東西,那麼管道就會清爽,同時痰的去路在於大腸,因為肺與大腸相表裏,所以要找一味藥能夠令髒邪還腑,肺痰出腸的藥。

小指月説,爺爺,我知道了,這味藥就是瓜蔞仁。瓜蔞仁善於滑降肺痰,下歸大腸,而這病人平時又有便祕的習慣,真是一舉二兩得。

老爺爺點點頭説,沒錯,瓜蔞仁既能滑潤肺部,也可以滑利大腸。堪稱是一味善於潤肺滑腸的妙藥,瓜蔞仁可以説是臟腑濁垢的潤滑油。

這病人就單獨用三兩的瓜蔞仁,炒過後打碎煎湯,一喝就感到痰吐得像肥皂那麼滑,好像機器上了油一樣,咳吐痰濁跟拉起大便來不費勁,就像油多了不粘鍋一樣,身體越來越舒服,胸中氣機越來越順暢。隨後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醫學衷中參西錄》記載,鄰村高某之子,年十三歲,於數日之間,痰涎鬱於胸中,煩悶異常,劇時氣不上達,呼吸即停,目翻身挺,有危在頃刻之狀。連次用藥,分毫無效,敢乞往為診視,施以良方。時愚有急務未辦,欲遲數點鐘再去,彼謂此病已至極點,若稍遲延恐無及矣。於是遂與急往診視,其脈關前浮滑,舌苔色白,肌膚有熱,知其為温病結胸,俾用栝蔞仁四兩,炒熟(新炒者其氣香而能通)搗碎,煎湯兩茶盅,分兩次温飲下,其病頓愈。

隔數日,其鄰高姓童子,亦得斯證,俾用新炒蔞仁三兩,蘇子五錢,煎服,亦一劑而愈。蓋傷寒下早成結胸,温病未經下亦可成結胸,有謂栝蔞力弱,故小陷胸湯中必須伍以黃連、半夏始能建功者,不知栝蔞力雖稍弱,重用之則轉弱為強,是以重用至四兩,即能隨手奏效,挽回人命於頃刻也。


大紅瓜湯治肺炎痰喘

有個小孩子得了大葉性肺炎,呼吸氣粗,痰濁壅盛,大便臭穢,先用大量抗生素,還有清肺熱的藥,可炎症依然囂張,而中醫也給他用了清氣化痰丸,痰氣仍然沒有化下,一天到晚咳痰不爽,嘴脣都變得烏暗。

小指月説,咳痰不爽,必用瓜蔞仁。

老爺爺點點頭説,瓜蔞仁可以用,可為什麼前面醫生用了,效果也不理想。

小指月想了下説,髒邪還腑,瓜蔞仁可以把痰濁刷下去,可邪氣還需要一條出路。

老爺爺點點頭説,沒錯,肺與大腸相表裏,腸道閉塞,大便臭濁,便會薰得五臟六腑不能工作,只有清除腸道污垢,五臟六腑才能安寧運行。

小指月笑笑説,我明白了爺爺,這痰熱這麼亢盛,應該以瀉帶清,用大黃,通過通腑來排肺部痰垢,這樣大黃配瓜蔞,就能從上往下把污垢拉出去。

老爺爺説,對於肺炎咳喘,痰黃氣粗者,屬於脈實有力,可以用大黃、瓜蔞,但要把握住一個度,以通為度,不可瀉利太過,誤傷正氣。而且單純導下痰濁食積還不夠,還要活血化瘀。

小指月説,為什麼要活血化瘀呢?

老爺爺説,血活痰易去,而且病人久病痰喘,肺氣閉鬱,氣滯血瘀,所以脣色紫暗,這時只有稍微佐以行血之品,氣機才更能流通,更能有助於痰濁排去。

小指月説,那是不是用點當歸或丹蔘呢?

老爺爺説,用紅花更巧,紅花能夠隨藥物入於五髒六腑,可通行一身血脈,令心胸打開,使血府不瘀。

果然這病人就用了大紅瓜湯,即大黃、紅花、瓜蔞仁。

三味藥煎湯,一下去,小孩子排出大量臭濁積滯,就像地溝油一樣,隨後呼吸氣順,嘴脣轉紅,痰喘減輕,又服了一劑,熱退身涼,睡眠得安,遂愈。

隨後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記道:

史紀經驗  瓜蔞仁、大黃、紅花3味藥在治療小兒肺炎喘咳中,能獲良效。

瓜蔞仁甘寒之品,有潤肺下氣、滌痰止咳、潤腸通便之功。《宣明論方》獨取瓜蔞仁一味,治療小兒痰喘。《濟生方》則以瓜蔞仁與半夏相伍,療肺熱痰咳。

大黃苦寒走大腸,性本降瀉,善於下達。雖非肺經之藥,但肺與大腸相表裏,腑氣閉實,則肺鬱不開;腑氣通順,則肺有宣肅。而小兒肺炎喘咳,又多見燥糞內結,或通而不暢,大黃可通便瀉濁,通腑開肺。正所謂“熱淫所勝,以苦瀉之”,“病在上,取之下”。

紅花,辛香散行,甘温和暢,可行一身之血脈,散留滯之穢邪瘀濁。若佐於清肺化痰之劑,則可散肺經瘀滯,化濕濁痰飲。若佐於破積導滯之劑,則可行下焦之積滯穢結。在肺炎喘咳的治療中配以適量紅花,則有利於肺氣的宣發肅降、濕濁痰涎的疏化消散,以免肺氣鬱閉,心陽虛衰之害。

瓜蔞仁、大黃、紅花,一味入肺,潤肺滌痰,下氣止咳;一味走大腸,通便瀉濁,通腑開肺;一味歸心,活血通經,促穢濁之疏化。三者相伍,清上以走下,通下以啓上,使邪熱痰涎,泄有出路;腑通氣調又可護肺,邪去而正不傷,為治療小兒肺炎喘咳之要藥。

故凡臨證所見小兒肺炎喘咳,痰盛氣壅,胸高鼻煽,囉音布肺,咳甚喘憋,口脣發紺,腹脹納少,大便不調,指紋紫,苔膩等風熱痰邪閉肺之實證,皆可加用瓜蔞仁、大黃、紅花,以促使痰涎的疏化,肺氣的宣暢,從而減少和避免心衰的發生,使病癒更速。


瓜蔞甘草紅花湯治療帶狀泡疹

有個病人得了帶狀皰疹,雖然用龍膽瀉肝湯,把疹毒瀉去,但卻留下一個後遺症,肋間經常要刺痛,一痛起來像針扎,坐卧不安,兩三個月服盡各種解毒之藥,都未能治癒。

老爺爺説,疾病初起,可能是熱毒壅盛,用清解的思路沒錯,但疾病的後期,大都是氣滯血瘀痰阻,就要恢復氣血流通才是治病的正道。

小指月説,為什麼他胸肋部會刺痛呢?

老爺爺説,帶狀皰疹好發於胸肋周圍,隨後疹毒去,但痰瘀毒留,阻經塞絡,不通則痛。所以治療之法應當以滌痰去瘀為第一要義。你想想有哪味藥可以滌除胸肋中痰濁閉阻疼痛呢?

小指月馬上説,是瓜蔞,瓜蔞能治胸痹,又善於洗滌胸膈中痰垢,是痰阻胸肋的不二良選。

老爺爺説,刺痛大都是血瘀,你不管它是帶狀皰疹後遺症,還是跌打損傷後遺症,只要是瘀血刺痛,都需要活血化瘀,你看有哪味藥最善於打開胸肋間瘀血。

小指月笑笑説,當然是紅花了,紅花乃傷科要藥,最善於活血化瘀,而且它是花類藥,更能夠開放胸中鬱結之氣。

老爺爺點點頭説,你就用瓜蔞、紅花,再加點甘草來調和解毒,這樣瓜蔞祛痰,紅花消瘀,甘草解毒,用這種最簡單的思路,治他的後遺症。

果然這病人服用三劑瓜蔞紅花湯後,胸肋刺痛就消失了。

小指月説,爺爺,這瓜蔞紅花湯怎麼這麼有效?

老爺爺説,這可是有出處的哦,在《赤水玄珠》中記載用瓜蔞一枚(約30克),甘草6克,紅花1.5克,治肝經肺燥的脅痛,主要症狀為脅肋疼痛,皮膚如烙,脈弦急,便祕,坐卧不安等。

小指月哈哈一笑説,看來書又是讀得少,原來爺爺早就胸有成竹了,把這個治療脅痛的方子,移用過來治療帶狀皰疹後遺症,真是太巧妙了。

老爺爺笑笑説,此方有柔肝潤肺的作用。不單帶狀皰疹後遺症,就算是各類大葉性肺炎、支氣管炎、肺膿腫,以及肝膽疾患,但見脅肋刺痛,痰瘀膠阻不通者,用上去療效都很好。隨後小指月在小筆記本中寫道:

郭永來經驗  瓜蔞甘草紅花湯是一首治療帶狀皰疹的專方。我到書店閒玩,偶翻鄒孟成老中醫所箸《三十年臨牀探研錄》一書,見書中論及治療此證之內服驗方一首,乃是遵照孫一奎《醫旨緒餘》一書中治脅痛(此案乃典型的帶狀皰疹)的驗方,並説自得此方後,治帶狀皰疹幾無不驗者,無論患者症狀有多嚴重,都在三天左右即愈,並節錄《醫旨緒餘》一書原案以證明之。餘歸家後急檢四庫全書光盤,果見此案,今也錄之於下,以資參考。脅痛:餘弟於六月赴邑,途行受熱且過勞,性多躁暴,忽左脅痛,皮膚上一片紅如碗大,發水泡疹三五點,脈七至而弦,夜重於晝,醫作肝經鬱火,治之以黃連青皮香附川芎柴胡之類,進一服,其夜痛極且增熱,次早看之,其皮膚上紅大如盤,水泡瘡又加至三十餘粒,醫教以白礬研未,井水調敷,仍於前方加青黛,龍膽草進之,其夜痛苦不已,叫號之聲徹於四鄰,脅中痛如鈎摘之狀,次早觀之,其紅已及半身矣,水泡瘡又增至百數。(郭按:百數,是用百做單位來數,不是一百個,顯然有點誇張)

予心甚不懌,乃載歸以詢先師黃古潭先生。先生觀脈案藥方,哂曰:切脈認證則審矣,(郭按,審矣,在這裏是對的意思)製藥定方則末也,夫用藥如用兵,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今病勢有燒眉之急,磊卵之危,豈可執尋常瀉肝之劑正治耶?是謂驅羊搏虎矣。且苦寒之藥,愈資其燥,以故痛轉增劇。水泡發於外者,肝鬱既久,不得發越乃傳其所不勝,故皮腠為之潰也,至於自焚即死矣,可懼之甚。

為定一方,以大瓜蔞一枚,重一二兩者,連皮搗爛,加粉草二錢,紅花五分,戌時進藥,少頃就得睡,至子丑時方醒,問之,已不痛矣。乃索食。予禁止之,思邪火未盡退也。急煎藥渣與之。又睡至天明時,微利一度,復睡至辰時,起視,皮膚之紅皆已冰釋,而水泡瘡也盡斂矣,後也不服他藥。

夫病重三日,飲食不進,呻吟不輟口,一劑而愈,真可謂之神矣。夫瓜蔞味甘寒,經雲:瀉其肝者緩其中,且其為物,柔而滑潤,於鬱不逆,甘緩潤下,又如油之洗物,未嘗不潔,考之本草,瓜蔞能治插脅之痛,蓋為其緩中潤燥以至於流通,故痛自然止也。

鄒孟城説:餘得此方,喜不自禁,蓋“醫家之病,病道少”。為醫者能多一治病法門,則病家少一份痛苦。……未幾,皰疹流行,餘於數日內接治五六人,無論證之輕重,皆以上方加板蘭根15克予服,惟全瓜蔞不用如許之多,改為重者30克,輕者15克,中者21-24克,其收效之速,“真可謂之神矣”。輕者二三日,重者四五日,率皆痊可。

後凡遇此證者,概以此方投之,無一例不效者。餘所治病例中,病灶面積最大者幾達胸部之半,理療一月未愈,服上方一週即退淨。而其得效之遲速,與瓜蔞用量極有關係,故凡體質壯實者,瓜蔞用量宜適當加重,藥後若輕瀉一二次,則見效尤速。……關於甘草,餘有時僅用3克,同樣有效,而紅花每以1.5克為率,並不多用,而屢收捷效


瓜蔞拾珍

1、張伯臾經驗  瓜萎、薤白治痢疾  痢疾一證,臨牀多以通因通用法治療,慮其邪滯胃腸,裏急後重,瀉而不爽故也,張老於臨牀中常用瓜蔞、薤白二味。他認為,瓜蔞性甘寒,上能通胸膈之痹塞,下能導腸胃之積滯,能治“腸風瀉血、赤白痢”(《大明本草》)。薤白性辛温,有辛通滑利、温中通陽之功,能化穢濁之氣,以散陰寒之結,所以上能開胸痹,下能“治泄痢下重”、“泄下焦陽明氣滯”(李東垣)。故二味相合,通陽化濁,滑利氣機,上治胸痹悶痛,下療泄痢下重,不獨用於痢疾之裏急後重,對於泄瀉證瀉而不爽者皆可用之,具有滑利通下而不傷正氣的優點。裏急後重甚者,可加用升麻以升之,乃升降合法,相反相成之意。

指月按:瓜蔞不單滑利肺中痰濁,大便粘膩亦屬於腸中痰垢,通因通用,亦可用瓜蔞。所以用四逆散加瓜蔞、薤白,可以助肝疏泄,滑利腸道,使濁陰排泄順利。一般濕熱痢疾,自然容易向愈。在《本事方》中記載,有個僕人患痢疾五日,苦不堪言,痢疾後重,遇到杭州一道人,教他用瓜蔞煅燒存性,取粉末來用温酒調服,遂愈。

2、《是齋方》記載,一個官夫人,患腹脹,小便不通,非常危殆,宮廷的御醫給她用點藥粉子,一吃二便通暢,腹脹自去,遂愈。這藥粉子就是瓜蔞焙乾,研成細末,每次用熱酒調服一克左右,不能飲酒者,可以用水調服,一日可以服用多次,以通為度。

指月按:瓜蔞乃臟腑之潤滑油也,能夠滑利五臟六腑,所以臟腑燥結,二便不通,痰濁堵壅,單用瓜蔞一味,就能滑通諸竅,配合點酒,更能助藥力,這樣下竅通暢,腹脹消。

3、龔士澄經驗  消癰散結:我們用瓜蔞皮清熱化痰外,還用於消癰散結。

一治肺癰初期,肺臟鬱熱,壅遏不通,致胸內隱隱作痛,灑然毛聳,並又發熱,咳嗽,痰黏量少,呼吸困難。此期有兩種變化,如治療及時可消散,否則成癰潰膿。瓜蔞外皮像肺,其質疏鬆,善療肺癰熱毒。我們每用生瓜蔞皮(鮮者尤良)、魚腥草各15g,桃仁、黃鬱金、牛蒡子、冬瓜子各10g,甘草7g為方。每劑水煎2次,兩晝夜服藥3劑,重症一晝夜服藥2劑,多能除寒熱,緩胸痛,防止成癰。一治乳癰。此證每因肝氣鬱結或胃熱壅滯、細菌感染而發病。乳房紅腫灼熱,有搏動性疼痛。用瓜蔞皮15g,蒲公英、金銀花、紫花地丁各18g,王不留行9g,水煎熱服,並蓋被取汗,可以散結消腫,不致化膿。

滌痰排膿:肺癰潰膿後,如肺陰已傷,咳吐膿痰一時不淨,對不能耐受強力排膿泄毒之劑者,我們慣以生瓜蔞皮15g為主,伍以北沙蔘、麥冬、桔梗、川貝母、冬桑葉、冬瓜子各10g,生薏苡仁15g,生甘草8g成方,方藥清和,貼切病情,既可緩祛膿痰,又可滋益陰津,病人服後,自然漸入佳境。(《臨證方藥運用心得》)

指月按:《本草正義》記載,用瓜蔞皮老而力足,疏通中滿,確有奇能。所以諸瘍陽證,用之能消腫散結,故肺部痰壅中滿宜之。這瓜蔞外皮像肺,中間疏通,這種外實而中空之象,最善理肺中痰氣,獨用其皮,更能走肺。《串雅》中記載,治療結胸,用帶皮瓜蔞一枚,捶碎,加一錢甘草煎服。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繫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