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上風 / 待分類 / 舜耕山掠影(淮南方域)

分享

   

【順豐國際集運客服】舜耕山掠影(淮南方域)

2019-08-13  淮上風

      夏天的早晨,漫步在舜耕山風景區裏,彷彿置身在天然的“大氧氣吧”中,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受。環山路依山勢而修,山中樹木葱蘢挺秀,綠蔭濃濃的,涼森森的。林中鳥兒在時長時短地鳴唱着晨曲。就在這霞光晨曲中,人們或三三兩兩;或獨自一人;或伴妻攜幼;或推着上面坐着老人的輪椅——在跑步;在漫行;在走走停停、比比劃劃;在時不時地用手機拍照……歲月靜好,歲月和美。


        景區裏的每一橋,每一廊;每一溪,每一亭都佈局得當,秉賦各異。溝壑有的是自然形成;有的是前人開山採石遺下的。通往各景點的小徑,或直或曲;或拾級而上。行進中忽而通幽,忽而通敞;忽而“山重水複疑無路”,忽而“柳暗花明又一村”。別有一番情趣醉人眼。

       “金家嶺”,那金小姐佔據此山為王的傳説已漸行漸遠,知道金家小姐佔據此山為王的人也寥寥無幾了。不過,宣統年間,距金家嶺不遠的大通區騎山集,倒是確有記載,是女匪首鄭小姐的“盜巢”。或許“金家嶺”、“金小姐”就是“鄭家嶺”、“鄭小姐”的音誤吧?淮南方言“金”、“鄭”發音相倫。

(文字:皖北盜風素熾,自水患頻仍,青紅各幫匪,滋蔓尤多。懷遠南境與壽鳳交界處,有地曰騎山集,巨匪之巢穴也。有著名巨匪鄭大龍之女,以一婦人振臂一呼,數百人一時麇集。且各攜有“快炮子”,常入臨近莊村,卷其衣物,驅其牛驢,負其婦女,呼嘯而去,無敢誰何。盜風猖獗至此,亦地方有司之責也。   大清宣統二年七月十六日。)

      試問,今天漫步在舜耕山風景區裏的人們,有幾人會想的到,即使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期,金家嶺一帶還時不時地有“歹人”出沒。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的金家嶺還是較長較陡的坡嶺,每當下雪天,車輛都無法通過。今天,陡坡被平了,公路也寬敞平坦了,來來往往的車輛暢通無阻。
       老龍眼水庫,因有一眼常年不竭的龍眼泉而得名。民國以前(含民國)本地人習俗:每當蓋新房上樑時,會把主大梁抬到泉眼中沾一下“龍涎”以討吉利。一九五八年築起大壩,才形成今天的“老龍眼水庫”。如今水庫上建有水榭,岸邊建有亭閣。亭閣裏常常會飄出戲迷們有板有眼、抑揚頓挫的戲曲唱腔來,那曲調在山林中飄飄渺渺的。
       “仙女湖”水庫每到夏天時,遊人如織,終日不絕。她本是前人們開採石頭形成的坑窪窩子,舊名叫“姚老窩子”,是幾個游泳愛好者給她取的“仙女湖”名字。沒人來打攪時,清澈的水面在山凹裏靜如處子,柔軟細膩的白沙灘是仙女的玉臂螓首嗎?冠名以“仙女湖”,的確再恰當不過的了。

       洞山上的“古洞”,民間傳説老虎曾棲息過,所以叫“老虎洞”。也有人考證“老虎洞”是“老佛洞”地音誤,洞旁有佛廟遺址為證。究竟孰前孰後?估計難扯清了。不過先有洞,後來才有老虎或老佛寺,這一點是不容置疑的。其實,據《水經注.肥水》裏記載:王莽時期,定遠周遭“老虎為患,百姓苦之”。
        舜耕山裏的“跑馬道”,傳説是“羅成跑馬場”。羅成是《興唐傳》裏的虛構人物,説他曾來過淮南肯定不靠譜。愚以為“羅興”與“羅成”讀音相倫,或許在輩輩口傳過程中把“羅興”誤傳為“羅成”了?

       羅興,在南宋初年,他原是壽春(今壽縣)府知府,兼領壽春至廬州(今合肥)一線最高軍事長官,防禦金兵南下,主要防禦偽齊國皇帝劉豫兵。

      紹興四年五月,羅興舉壽州城投降了劉豫,廬州城也落入了敵手,岳飛派大將牛皋、徐慶於紹興四年十二月壬辰把廬州光復了回來,而壽州城依然在敵軍手裏。(詳情見《宋史.劉豫傳》)。

       那麼“舜耕山”又是因何而得此名的呢?後人有多種推測,其中有:舜於此山教當地人耕種、鑿井、製陶的傳説,人們為了紀念他的恩德,遂稱此山為“舜耕山”,這種説法比較牽強附會,那麼究竟為什麼叫“舜耕山”呢?或許古時山腳下的原居民姓“舜”的人家比較多吧?用當地望族大姓的“姓氏”冠山名、村名、橋名的事例在淮南一帶相當普遍,如“羅山”、“李橋”、“姚皋村”等等。舜耕山腳下曾藴藏有燒製陶瓷的專用土——“坩土”,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附近農民還掏洞取“坩土”賣往合肥瓷器廠。而今此種“坩土”已被掏枯竭。

       個人據有關“姓氏”譜牒得知,舜的後裔原有兩支,嫡出的一支姓“姚”;庶出的一支姓“舜”。古代社會比較講究嫡、庶之分,隨着時間地推移,久而久之,很有可能“舜”這支姓歸宗到“姚”姓裏去了,而“舜耕山”的山名卻被無意中保留了下來,這種事情古時候常發生,不稀奇。

       舜耕山景點遠不止這些,如宣揚孝道的“媽媽澗的故事”,以及媽媽澗南邊那些婀娜多姿的荷花澱;“仙女湖”東邊山上的“對眼石”;蠟燭山像朝拜洞山老佛寺的蠟燭;層層景色各異的五層山;每座山上那些褶皺的、奇形怪狀的山石也形態各異,引人浮想聯翩。沿環山路兩旁還有人工栽種的紅葉李樹林;銀杏樹林……梅林園;玫瑰園以及能叫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的野花野樹等等,春花,夏蔭,秋葉紅,冬樹青,山中景色隨四季變化而變化,輪迴不息。

       總之,若想一次性覽遍舜耕山風景區的每一處自然景觀和人文景點的話,不花上三天三夜的時間恐怕是不行的。好在我們有幸生活在這個太平、和諧的國度裏,每逢閒暇時,我們不妨來此慢慢地品,盡情地賞。
古書舊刊(淮上風)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