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小兒女 / 待分類 / 轉Word 分享

   

【順豐國際集運客服】是時候給武俠劇來場“大手術”了

2021-09-28  吾家小兒女

前段時間新版《天龍八部》剛剛播畢,話題討論度一度在社交端拉滿,還引起了不少觀眾對於由經典武俠小説改編劇集的激烈爭論。縱觀近年的各類播放量榜單,武俠題材類劇集鮮少能在前排佔據一席之地,武俠劇的製作水準和口碑也比較明顯的兩極分化。作為曾經國產劇的優勢題材項目,武俠劇遭遇了嚴重的創作瓶頸,也許,是時候需要給武俠劇動動“手術”了。

武俠劇進入行業發展新階段

新瓶裝舊酒亟待新突破

近十年,已播出的由經典武俠小説改編劇集產量在20部左右,絕大部分是經典劇作翻拍,和行業整體產量相比,武俠劇的產量較低,製作水準也具有比較明顯的差異化。在全部拉取的作品數據中,評分達到8分及以上作品僅有2部,還有部分作品的評分相對不佳,反應了目前國產武俠劇在整體制作水平上的參差不齊。

2010-2021經典武俠劇片單(不完全統計)

部分待播武俠題材重點劇集

在打分人數方面,大部分經典武俠小説改編劇的評分人數都能穩定上萬,證明了目前武俠劇市場雖然創作活力有限,仍然存在較為穩定的買單羣體。武俠劇整體的播放數據表現則中規中矩。除了新版《倚天屠龍記》以最終超過70億的播放量擠入過2019年度播放量榜單前十,以及《鹿鼎記》和《絕代雙驕》兩部劇愛奇藝播放指數突破8000大關外,其他大部分劇集,特別是純網劇作品播放數據缺乏一定亮點。

過去數年,經典武俠小説改編劇的原著作者以金庸、古龍、梁羽生三大家為主,特別是金庸作品的改編數量處於絕對領先地位,撐起了經典武俠IP改編劇的半壁江山。這是因為金庸作品本身就有相當高的大眾審美屬性,加上之前改編成功的作品較多,這些故事和人物角色既擁有着超高的國民認知度,也從另一方面證明了這些劇情在大眾層面有充分傳播的可能。

2020版《鹿鼎記》中的韋小寶(張一山 飾)

在演員選擇方面,除了前幾年有部分高人氣、高知名度的藝人蔘演,近兩三年開播開拍的武俠劇基本都以年輕陣容為主。年輕演員的選擇一方面可以給觀眾帶來新鮮感,降低製作成本,另一方面也給劇集帶來了不確定性。在觀眾極有可能先入為主的情況下,這些年輕演員如何憑藉形象和演技贏取觀眾的喜歡,是擺在所有武俠IP劇演員面前的一道難題。

在主創和班底方面,不少知名導演都陸續參與了武俠劇的內容創作,其中導演郭靖宇、蔣家駿和賴水清分別憑藉兩部作品上榜,其他知名導演如於榮光等也都有作品產出。值得注意的是,近兩年已經播出的四部經典武俠改編劇均在CCTV-8上星播出,證明了主流傳統電視平台對於這類題材作品的重視與認可。而在未來的武俠題材劇集版權儲備方面,騰訊視頻目前較為強勢。

走過風雨40年曆程

當代武俠劇的癥結究竟在哪?

從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起,武俠劇開始逐漸風靡,至今已走過40多年的歷程,從巔峯時期影響了不止一代人的劇集審美,到如今遇到了一定的發展瓶頸,當代武俠劇的癥結究竟出在了哪裏呢?

首先,造成這一現狀的核心原因在於傳統武俠小説的世界觀和當今主流劇集世界觀存在相悖。從過去直到現在,絕大多數的武俠小説均是以男性視角撰寫的男頻內容,其中的女性角色基本處在男性角色的輔助或附屬地位。但國產電視劇大眾層面的審美更青睞的還是女性視角或大女主類型的劇集,以女性角色作為劇情軸心或有着女性意識崛起的劇集往往會引起關注,年輕女性觀眾早已成為各大視頻平台重點攻克的目標人羣之一,因此傳統武俠劇偏男頻的內容從傳播角度來講並不佔據優勢。

其次,經典武俠小説及相關武俠周邊文化產物的影響力近年來也有所下降。這主要集中表現在兩個方面,在各類網文產量和影響力迅速崛起的當下,武俠題材的文學作品對年輕觀眾來説只是眾多選擇之一,進入到網文時代後,曾以紙質書為重要傳播載體的經典武俠小説統治力逐漸下降。

古早的香港武俠劇

二是武俠小説和武俠劇的重要地域的之一在中國香港,香港有武俠文學及文化內容的創作基因,過去這些文化內容對於大陸年輕人來説是非常重要的精神食糧,然而,伴隨着大陸在經濟、文化、政治等各方面的飛速發展,大陸觀眾對相關類型文化內容的需求度逐漸下降,有了替代性的文化內容,武俠小説和武俠劇不再是不可缺少的剛需。

從IP本身來講,經典武俠小説的版權價格並沒有出現明顯回落,依然維持在相對穩定的水平。根據我國的著作權法規定,作家去世50年後,其作品才會進入公共版權,出版商不再需要向作者及其家人徵求同意並支付版權費用。目前市面上最熱銷、最適合被翻拍的武俠小説原著都尚未進入公共版權這一階段,想要採購翻拍有不低的門檻和資質要求,因此經典武俠IP改編劇的整體產量始終維持在較低水位。產量較少也導致了一定程度上的創新性嘗試缺乏,進一步加劇了武俠題材內容影視創作水平上的停滯不前。

僅《神鵰俠侶就有多版影視改編

截圖自豆瓣電影

過去有多部經典武俠改編劇大獲成功,併成為一代人的回憶,但這也間接導致了新鮮性和驚喜感的不足。不少武俠IP已經有過五次以上的影視劇改編,已出現過多版精品之作。珠玉在前,當後續改編者無法在演員選擇、劇情內容等環節做出更多驚豔創新時,由於情節已被觀眾熟知,角色及其他方面若做不到獨出心裁,就面對創作上的不進則退,進而可能導致口碑的崩盤。同時,無論是武俠小説作家還是武俠題材的影視人才迄今為止都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斷檔現象,使得武俠相關文化及娛樂內容的可持續發展遭遇了不小的阻力。

不“破”不“立”

未來武俠劇的出路又在何方?

那麼,面對多重瓶頸的武俠劇又該怎麼做才能走出困境呢?

武俠劇“自救”的重要一步就是提煉符合當代社會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的精神內核,並在此基礎上進行大方向內容的深化調整。現代社會下的影視劇作品也應該承擔起用內容傳遞正能量社會價值的職責,積極迴應武俠世界裏本身具備的現實主義訴求。在將IP原著裏的劇情亮點和核心賣點做紮實的同時,也要努力挖掘女性角色的閃光點,充分構建女性角色合理的成長弧線,以此吸引更多的女性用户,引發討論和情感共振,達成對劇情內容有效的二次傳播。

《楚留香新傳》

在劇情內核做出現代化的提煉和改編後,武俠劇內容創作者也應該在劇情內容的改編上推陳出新。武俠劇疲軟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劇情被觀眾看過太多次、整體缺乏新鮮感,因此需要在內容設置上做出革新,比如在原有的武俠世界裏進行視角的大轉換,選取合適的主人公視角進行再創作,或是可以考慮挖掘非主要角色進行原創性的內容改編。但在目前國產劇IP改編風氣盛行的當下,這一創作內容上的革新其實對編劇的影視文學素養有着較高要求,對創作團隊的行業內容敏感度也是一大考驗。

《射鵰英雄傳》

提升內容及人才儲備的數量和質量也是武俠劇“自救”的重中之重。文化及影視行業內應重視源頭IP內容產出的培育,努力發掘類型題材的人才和潛力股。從IP改編文本上,鼓勵有潛力的武俠類型小説作者進行內容產出,同時也可從政策上安排、或者有能力的影視公司主動對武俠題材影視相關人才做一定挖掘和扶持,從多個維度入手,維持行業內題材類型及內容生態建設的健康發展和延續。

總而言之,武俠題材劇集遭遇創作瓶頸,相關影視從業人員應從內外部對其現狀進行深度剖析,同時在順應行業發展趨勢的前提下,做出有針對性的內容革新,並進行前瞻性方向預判,治標更要治本。堅持“以傳統武術為形、以俠義之道為魂”,努力創作出更多受到觀眾喜愛的、具有當代特色的武俠題材劇集。

*注:所有圖片均來源豆瓣

熱門頭條推送鏈接
【順豐國際集運客服】金句頻出,浩瀚娛樂如何通過《我是真的愛你》重塑“女子力”

=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